茂名市中心血站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--我与献血的故事
    • 要献血的小女孩
    • 来源:茂名市中心血站  发表时间:2017/4/14  作者:admin  浏览次数:2720
    • (“我与献血的故事”征文大赛 优秀奖)

      那天,正在办公室时改那没完没了的试卷。门忽然被推开了,团支书和宣传委员跑了进来,一脸的兴奋,边跑边挥舞着手里的一块纸片:“老师,老师,学校收发室里有你的信,在我这了,是谁的?是不是你以前的那个用情信追来的旧情人的啊,还用这方式来跟你怀念旧情?”周围的同事哈哈大笑,我巨汗!这些什么学生啊,头脑里装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不过我也疑惑,现在谁还会寄信呢:“不是银行的账单吧?或者是广告之类的东西?”我接过来一看:“哎呀,还生日快乐呢,我生日到了吗?”团支书把贺卡抢了过去:“老师,谁会记得你生日呢,是老妈还是情人?老师你生日啊,也不和我们说一声,要不你也象我们一样,买点零食到教室全班同学庆贺一下。”我说这些学生,头脑装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就算了,思维为什么也这么跳跃的啊,我一把抢过明信片:“说什么呢,是血站的,还有站长的签名呢,他们真有心哪。”我正感动中,团支书有来了一句:“老师,你卖血?”周围老师们哄然大笑。我哀叹,我这班主任真瞎了眼了,这样的人也能做团支书。一同来的宣传委员小说提醒她:“老师是义务献血,好不好,老师很有爱心,去义务献血救人呢。”“哦”团支书即刻满眼充满了小星星,满脸崇拜的表情:“老师!你真伟大。”我还伟大呢,刚才惨到要卖血为活,现在变成高大上了。我收好信,说:“低调点,别在班上乱跟同学们说。”刚说完忽然记起刚接到办公室的通知,茂名中心血站准备在近期来我们学校组织师生共同献血活动,让班主任在班上宣传,这不是最好的宣传机会吗,我大手一挥,即刻作了一个英明的决定:“下一节班会课的主题就是:奉献爱心、献血救人。你两位同学回到准备下。”

      班会时间到了,对同学们讲起了我参加献血的故事。

      其实我第一次献血的动机并不伟大,甚至可以说得上有点自私,那是因为十多年前,我为了把自己的高血脂降下来,尝试着忍痛并带有小小的恐惧心理去献了第一血。但是血液因前一晚睡眠不好的原因导致转氨酶高而不合格,当时我对自己有的想法了,本来是想献血减血脂,顺便也救下人的,可现在不但领了献血证,小礼物也带回家了,更花费了血站工作人员的心血,但是献出的血液却不合格,这算什么啊,还是休息好点,快把血给人家献回去吧。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,我很快进行第二次的献血,但就是因为在献血现场里发生的事坚定了我一直坚持献血的决心。

      那次刚献完血在休息中,进来一位穿着校服的小女孩,一入来就对对护士:“姐姐我要献血。”工作人员愣了一下,说:“小妹妹,年满十八周岁才可以献血呢,你还小,不能参加献血的。”小女孩却 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,大家手足无措地劝了很久,但是抽泣着的小女孩除了不断的摇头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倒是后来小女孩的奶奶找到了这里后,才向我们讲明了情况。原来小女孩是在城郊附近村庄的,正读小学五年级,因为母亲患病动手术要输血,现在血库用血紧张,医生就建议通过互助献血解决。但符合条件且在家亲友一个也没在找着,小女孩心急,想妈妈快点好,周末放学到医院探望完妈妈后,竟自己就跑到这里。陪护的奶奶发现不见人,找了很久,在小女孩子妈妈的提醒下,问了很多人才在这里找到了人。老奶奶搂着小女孩一边抹泪一边说:“我这孙女可乖了,她妈妈也是很好的人,可是现在得了这些病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回来,可辛苦了我的乖孙和她爸爸了。”讲完经过,老奶奶还不忘多谢我们:“多谢你们这些后生仔后生女,我也不懂什么互助献血,不过我这孙女这么小,怎么你献血呢。”还是护士美女有耐心,向她们详细地解释清楚什么叫互助献血和献血的年龄身体的条件等。听完之后,老奶奶对我们千恩万谢后,拉起小女孩回去了。我一时这颇有感触,心想:多好的一家人啊。希望这位小女孩的母亲尽快康复。我也暗下决心,每年都来献血,让那些已经被病痛折磨的人能及他们的亲人们,可以轻松地用上血,少些烦恼吧。后来我一直想知道,这小女孩的母亲好了没有。讲到这里,一位学生小声地问:“是啊,怎么样了?”我看着同学们关切的目光说:“那位母亲当然康复啦,而且那位小女孩已经不是小女孩了,她是你们的师姐,已经在我们学校高三毕业考上了重点大学。”同学有的不相信了: “太巧了吧?老师你怎么知道的。”一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。我笑了笑,我的故事还没完呢,要问我怎样知道,不是太巧的缘故,是因为和我有同样参加义务献血的人在我们身边还有很多。

      “继续吧。”我又说起了几年后的另一件事。那天我正在和两位同事在闲聊,一位老师忽然说起一件事:“阿谢,你在献血屋的光荣栏榜上有名呢。”我还是保持一贯的低调:“同名而已,不会是我吧。”同事笑了:“百分之百是你啦,就你这名字,百度下也没有几条信息的,还有谁与你同名,何况太符合你的性格了。”哎,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呀。我笑笑就默认了。于是我们继续又聊了起来,很巧他说到他的第一次献血,就是因为他村庄里的一位病人手术用血需要互助献血,辗转找到他,他了解情况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而且当时还动员了几位同事一同参与,现在大家都是义务献血者, 每年都定期参与呢。我核对了一下时间跟当时的情形,当即就明白了,同事口中的那位同村的病人其实就是当时那位小女孩的母亲。而那位小女孩高中时考上我们学校,并且三年后考上了大学,期间我们也有接触过,因为在她高三那一年她也成为了一名义务献血者。

      班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(作者:谢秀传)